廣深連推住房保障一線城市“搶人” 先破高房價魔咒

發布時間:2019-05-05 瀏覽次數:671

導讀

近幾日,廣州、深圳住房政策不斷出爐。

4月28日,廣州住建局局長王宏偉在當地政協的一期專題節目中表示,廣州正在積極推進實施各類住房保障制度,今年年內將有望出臺關于共有產權住房如何籌集、建設、租賃分配的實質性的政策,并對申請和價格予以制度明確。

同一天,深圳發布公積金新規,提出共有產權類住房將可申請公積金貸款。4月29日,深圳又一連發布了三份政策文件,對公租房、安居型商品房、人才住房的建設籌集、分配及管理等各個環節設定了可操作的規則。

廣深兩座城市為何都在住房保障方面下功夫?

在一線城市房價居高不下的背景下,住房保障面向的群體越來越廣,除了傳統的低收入人群外,一般意義上的人才乃至高端人才也被納入了保障范疇。

過去的2018年,深圳和廣州分別是城市人口爭奪的冠亞軍,常住人口增加了48.93萬和40.60萬。

結合最近多地又一輪“以房搶人”的政策,廣深的做法或許具有某種參考意義——系統性地統籌住房制度,構建長效機制,以解決人才的后顧之憂。

加大“中間階層”保障力度

早在2018年,深圳在《關于深化住房制度改革加快建立多主體供給多渠道保障租購并舉的住房供應與保障體系的意見》中提出,2018-2035年,新增建設籌集各類住房共170萬套,其中人才住房、安居型商品房和公共租賃住房總量不少于100萬套。

深圳將住房分為市場商品住房、政策性支持住房以及公共租賃住房三大類,各自占住房供應比例依次為40%、40%、20%。

高達60%的保障性住房供應比例,意味著深圳開啟了“二次房改”。4月29日最新發布的《公共租賃住房建設和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安居型商品房建設和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和《人才住房建設和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三個文件,則對一些事項進行了細化。

其中,深圳住建局對安居型商品房的情況單獨作了說明。住建局表示,由于項目從開工建設到竣工交付需要一定周期,所以短時間內未形成大規模供應。目前,安居型商品房供應較少,但全市正在努力突破土地瓶頸,提高安居型商品房用地比例,預計在2021年之后形成有效供應。

第一太平戴維斯深圳公司副董事總經理吳睿曾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大學畢業生在工作幾年后,收入越來越高,還是愿意買房,政策要給這部分人希望。

安居型商品房某種意義正是面向這類群體。按照政策,公租房主要面向中等偏下以及低收入家庭供應,人才住房面向的群體相對高端,安居型商品房則更傾向于保障“中間階層”,它的定價是“同區域同類型市場商品住房租金、售價的50%左右”,當然另一個門檻是需要在深圳繳交10年社保。

廣州住建局局長王宏偉談到共有產權住房時給出了一份時間表,廣州市正在研究共有產權住房制度,因為該項內容被納入2019年廣州十大民生實事,政策的制定工作在今年會有大進展。

共有產權住房面向的同樣是“有一定支付能力但又還承受不了商品房價格”的群體。

廣州市政協委員、市臺聯會副秘書長蔡武認為,有些夾心層家庭和公租房家庭,隨著經濟條件改善,想擁有一套產權式的住房,應開展研究共有產權住房制度工作,讓符合條件的保障家庭購買共有產權住房。

4月1日,廣州南沙區政策發布了《試點共有產權住房管理實施細則(征求意見稿)》,這是廣州首個試點共有產權住房的細則。

以住房為籌碼吸引人才

去年深圳發布被稱為“二次房改”的政策時,就有評論指這是史上最強人才政策。

從近年來的搶人大戰開始,住房與人才問題便開始緊密聯系起來,很多城市更是采取了直接的“以房引才”措施。

近日,呼和浩特提出,具有普通全日制本科及以上學歷的應往屆畢業生(往屆3年及以內)可半價買房。

寧波提出,對符合條件的本科生在購買家庭首套唯一住房最高可獲得不超過8萬元的補貼,而高層次人才最高可獲得60萬元的住房補貼。

蘇州吳中區提出,符合購房條件的企業或個人經認定后給予優購房實際銷售價格20%-30%不等的折扣獎勵。

不難看出,住房被作為一種主要的籌碼“嵌入”到人才政策之中。

深圳市房地產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李宇嘉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要想吸引人才流入,類似的政策當然會起到一定的作用。

但人才引進是一項系統工程,背后是一系列包括就業機會、薪資水平、生活成本等在內的綜合因素。深圳市委書記王偉中曾在2018年表示,過去深圳的人才政策有碎片化的問題,需要重新優化。

李宇嘉認為,廣州、深圳作為產業吸引力強的城市,每年已經有大量的人口流入,沒必要也不太可能直接以購房優惠來“搶人”,但政府需要幫助居民階梯式地解決居住問題,這其實也向外界傳遞出了一種積極的信號。

“當然,解決居住問題有個過程,不可能馬上見效。”李宇嘉說。

一位到深圳工作的海歸博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因為順利找到與研究方向匹配的工作而來到深圳,暫時并未過多考慮高房價問題,但也大致了解到深圳有一系列相關的政策安排。

從政策設計來看,住房保障的確很大程度與“人才”掛鉤。前述深圳《安居型商品房建設和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和《人才住房建設和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提出,自簽訂買賣合同之日起累計在深繳納社保滿15年,或者年滿60周歲且購房滿10年的,經批準并向政府繳納增值收益后,可以取得所購住房的完全產權,同時將應繳增值收益與在深服務年限掛鉤,優待扎根深圳作貢獻的人才。


推薦閱讀
  • 吉林11选5遗漏